清华学霸马冬晗

马冬晗姐妹

 

一张“最牛学习计划表”走红网络。这张周计划学习表上,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各种学习任务:“复习几何”、“自习大物”、“听CNN”等。每天除了午饭和晚饭时间,几乎全与学习相关。除了周末,她每天只睡5个小时。她被网友送了一个外号,名曰“学霸”。

计划表的主人来自清华大学,就读于精仪系博士一年级。她是清华特奖答辩全票通过者,大学三年学分第一;她还是学生会主席、辅导员。有人对她膜拜,也有人说她读成了书呆子。但她对别人的评价并不在乎。引发关注的,还有她的双胞胎妹妹,2008年与其同时保送到清华,现被保送直博,还当选了海淀区人大代表。

马冬晗的学习计划

 

对话马冬晗:(访谈中,她多次打断记者说要和同学去交流课题。在时间上,她有严格的自我管理。)

人物:马冬晗

1989年11月生于大连。现就读于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,博士一年级。

□谈过往

四年坚持做计划表

从妹妹那里我学着制作周计划学习表,从大一下学期开始一直到大四毕业,我每周都制作学习表,目前都还保留着。

京华时报: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制作周计划学习表?

马冬晗:大一下学期。计划表不是我发明的,是妹妹马冬昕教我的。大一刚进校我对学习环境并不是很适应,比如机械制图、机械制造一些课程上遇到了不小的困难。大一上学期考试全年级150人我排26。这是我从小学到高中最低的名次,当时压力非常大,从妹妹那里我学着制作周计划学习表。从大一下学期开始一直到大四毕业,我每周都制作学习表,目前都还保留着。

京华时报:当时压力大到什么程度?

马冬晗:虽然没有天天以泪洗面,但满脑子都是学习,天天感觉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,但每一件都做不好,很烦躁。制作计划表对我的帮助很大,所以我在特奖答辩中进行展示,只是给大家提供一个比较好的学习方法,是我随手拍的一张,我觉得很正常的事,没想到被人热议。可能很多人不了解清华,不理解清华的学风。

京华时报:因为大家觉得你的学习计划表很疯狂。

马冬晗:其实计划表中的东西应该说是备忘录,我只是提醒自己,什么时间该做什么事情。还有一些是我在那个时间做了一些事然后记录上的。那时我是学生会主席,很多事情会时间冲突,我大都选择了改计划。

京华时报:如果一个时间你已经安排好了事情,但室友们觉得去聚餐,你会怎么选择?

马冬晗:我选择聚餐,我跟室友的关系很融洽,集体活动我会去参加。

京华时报:但这不是占用你的时间了?

马冬晗: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,我会合理安排自己的时间,我还是可以平衡学习工作以及生活的。

□谈性格

“重读大学还会这样做”

其实做计划表的人大都是有强迫症的,尤其是能把计划表做得那么详细,肯定是很严重的(笑)。但是有些时候,有强迫症的人反而更容易成功,当然也有很多不好的地方。

京华时报:你每天真的只睡5个小时吗?

马冬晗:基本上这样,周末除外。

京华时报:你凌晨1点睡觉不会影响寝室其他人吗?

马冬晗:不会,室友都睡得很晚。

京华时报:那你这么多年是怎么坚持的?

马冬晗:我是执行力很强的人,我就是有很明显的强迫症。其实做计划表的人大都是有强迫症的,尤其是能把计划表做得那么详细,肯定是很严重的(笑)。但是有些时候,有强迫症的人反而更容易成功,当然也有很多不好的地方。

我可能总是想得比较多,比如我基本上不需要别人来教育,我会进行很强的自我教育与管理,就是这类的。当我发现自己有什么缺点的时候,我会及时进行改正,我会告诉自己什么时间该做什么事。但如果我将来养小孩的话,我就不会养成我自己这样。

京华时报:为什么?很多人觉得你堪称完美。

马冬晗:没有没有。我会让他(孩子)更自信,更独立一点。我现在还是不够自信,就是总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,但这也促使我不断进步。原来我看过琼瑶的自传,上面说她就是很自卑的人,她总觉得自己写得不够好,其实已经很好了。说实话这样活得很累,总没有满足的时候。

京华时报:难道你没有困惑或者想放弃的时候?

马冬晗:其实大学我一直很困惑,可以说想搞科研的梦想很坚定,但道路很坎坷。高中的时候没想过别的,就一心想上清华,上了清华我为未来的方向有过困惑,比如博士去哪儿读,去哪个系哪个所,这些直接决定了将来。

京华时报:那你记忆中有没有这样一件事让你很后悔,想抹杀掉或者重新来过?

马冬晗:没有!我没做过什么需要后悔的事。我做事也比较谨慎,也不会做什么影响不好的事情。如果大学重新再读,我还是会一样。

□谈质疑

“别人评价与我无关”

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价值观,我的做法是一种做法,别人那种轻轻松松读大学的也是一种做法,个人爱好不同,我这样挺愉快的就足够了。

京华时报:你怎么看网上那些质疑的声音?比如说这是死读书。

马冬晗: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价值观,我的做法是一种做法,别人那种轻轻松松读大学的也是一种做法,个人爱好不同,我这样挺愉快的就足够了。可能在其他人看来就不正常,但是我20来年都是这么过来的。在清华大家可以理解,因为他们了解清华。

而我的方法并不一定适合别人。举个例子,在我刚获特奖的时候,也有很多院系请我去讲,但是我讲了很多以后,我会发现其实我能帮的很有限。包括我当辅导员,我恨不得把心掏给他们,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学,但是归根结底还是要靠自己,每个人都知道该怎么做,但是能不能真的做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京华时报:你对别人的评价好像不怎么在乎。

马冬晗:是的,别人的评价跟我无关,我只在意我在意的人的评价,妹妹算一个。反正那么多人、那么多话,包括高考的时候我进清华,也是有很多声音,但当时我就觉得,大家都可以怀疑,你可以觉得怎么样,但我们一直在做我们自己。你如果让所有人都能认可自己,让大家不八卦、不猜测、不造谣,这也是不可能的。要是网上觉得我们不正常,觉得大学生不应该这么过,那他们可以不这么过呀!这个东西都是个人的选择。

京华时报:为什么关掉人人网?

马冬晗:这是在一周之前关的,与计划表事情无关。因为我人人上好友太多,我本来只是为了关注我想关注的人的信息,可好友太多了,一打开全是我不想关注的信息,所以就把它关了。觉得它已经达不到我想要的效果了,浪费时间。

京华时报:你的想法父母支持吗?

马冬晗:我基本上做什么他们都不会反对,只要不违法。

京华时报:你能说说你的兴趣和你最不擅长的东西吗?

马冬晗:我喜欢乒乓球、看书、写文章、听音乐。我不擅长唱歌,会跑调。这个差太远了,学不来。

□谈称谓

学霸称呼确实合适

“学霸”要通过自己努力,带有很强的目的性,带有自我管理与控制。

京华时报:你喜欢“学霸”这个称呼吗?

马冬晗:我确实适合“学霸”这个词。有人还叫我“学神”,但我觉得“学霸”比“学神”好,因为“学神”应该是天赋很高生活很自由就能成绩很好的人;而“学霸”要通过自己努力,带有很强的目的性,带有自我管理与控制。

京华时报:但“学霸”可能意味着对社会的了解很少。

马冬晗:我只是觉得校园的生活很适合我,这种状态我感觉很好。对我来说,自由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而是不想干什么就不干什么,我还不是很想踏入社会,假如真的有一天进入了社会,再去了解不也不晚吗?

京华时报:难道你想在学校待一辈子?

马冬晗:如果可以我想当一辈子学生。

京华时报:那你从学生到辅导员角色的转变,这对你有什么改变?

马冬晗:有不小的改变。我现在觉得辅导员和科研的工作是最重要的。本科时有很多活动我觉得挺好玩的,我就会参加;但现在一些活动如果不是跟辅导员、跟科研或球队有关系的,我很少参加。

0

评论0

请先

助力2022高考 终身VIP限时优惠
显示验证码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